首頁|醫院概況|領導風采|新聞|指南|專家|科室|設備|文化|護理|醫教|藥事|院感|院務|體檢|預防保健|人事|醫療服務信息|黨建|黨風廉政建設
衛生部辦公廳關于印發《基孔肯雅熱診斷和治療方案》的通知
來源:宣傳科  2008/6/25 10:29:58  被閱讀2862次 編輯:宣傳科蔣麗娜  

各省、自治區、直轄市衛生廳局,新疆生產建設兵團衛生局:

    基孔肯雅熱是由基孔肯雅病毒引起、經伊蚊傳播、以發熱、皮疹及關節疼痛為主要特征的急性傳染病。為保證人民群眾的身體健康和生命安全,在借鑒其他國家和地區基孔肯雅熱防治經驗的基礎上,我部委托中華醫學會組織相關領域專家編寫了《基孔肯雅熱診斷和治療方案》。現印發給你們,以指導各地基孔肯雅熱的診斷和治療工作。

    附件:1.基孔肯雅熱診斷和治療方案

          2.參考文獻

          3.撰寫工作專家組名單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○○八年五月二十九日

 

 

附件1

基孔肯雅熱診斷和治療方案

    基孔肯雅熱(chikungunya fever)是由基孔肯雅病毒(chikungunya virus, CHIKV)引起,經伊蚊傳播,以發熱、皮疹及關節疼痛為主要特征的急性傳染病。1952年首次在坦桑尼亞證實了基孔肯雅熱流行,1956年分離到病毒。本病主要流行于非洲和東南亞地區,近年在印度洋地區造成了大規模流行。

    一、病原學

    CHIKV屬于披膜病毒科甲病毒屬的Semliki forest(SF)抗原復合群。病毒直徑約70nm,有包膜,含有3個結構蛋白(衣殼蛋白C、包膜蛋白E1和E2)和4個非結構蛋白(nsP1、nsP2、nsP3和nsP4)。CHIKV的基因組為不分節段的正鏈RNA,長度約為11~12 kb。病毒基因組編碼順序為5’-NS1-NS2-NS3-NS4-C-E3-E2-E1-3’。通過病毒部分E1基因的系統發生分析可將CHIKV分為3個組:第1組包含了全部西非的分離株,第2組是亞洲分離株,東、中、南部非洲的分離株構成了第3組。

    CHIKV可在Vero、C6/36、BHK-21和HeLa等細胞中繁殖并產生細胞病變。對血細胞如原代淋巴細胞、T淋巴細胞、B淋巴細胞及單核細胞等不敏感。CHIKV可感染非人靈長類、乳鼠等動物。

    CHIKV對理化因素的抵抗力較弱,對酸、熱、脂溶劑、去污劑、漂白粉、酚、70%酒精和甲醛敏感。

    二、流行病學

    (一)傳染源。

    人和非人靈長類動物是CHIKV的主要宿主。急性期患者、隱性感染者和感染病毒的非人靈長類動物是本病的主要傳染源。

    1. 患者:基孔肯雅熱急性期患者是主要傳染源。人患該病時,在發病后2~5天內可產生高滴度病毒血癥,有較強的傳染性。

    2.隱性感染者:是CHIKV的重要傳染源。

    3.非人靈長類動物:在叢林型疫源地內,亦為本病的主要傳染源。已證實非洲綠猴、狒狒、紅尾猴、黑猩猩、長臂猿、獼猴和蝙蝠可自然或實驗感染CHIKV,并能產生病毒血癥。

    (二)傳播途徑。

    埃及伊蚊(Aedes aegypti)和白紋伊蚊(Ae.albopictus) 是本病的主要傳播媒介。主要通過感染病毒的伊蚊叮咬而傳播。實驗室內可能通過氣溶膠傳播,目前尚無直接人傳人的報道。

    (三)人群易感性。

    人對CHIKV普遍易感,感染后可表現為顯性感染或隱性感染。

    (四)流行特征。

    1.地區分布:基孔肯雅熱主要分布于非洲、南亞和東南亞地區。在非洲主要流行的國家為坦桑尼亞、南非、津巴布韋、扎伊爾、塞內加爾、安哥拉、尼日利亞、烏干達、羅得西亞、科摩羅、毛里求斯、馬達加斯加、馬約特島、塞舌爾及法屬留尼旺島等國家和地區。在亞洲有印度、斯里蘭卡、緬甸、越南、泰國、老撾、柬埔寨、菲律賓和馬來西亞等。2005-2007年本病在印度洋島嶼、印度和東南亞地區廣泛流行,導致數百萬人患病。

    2.人群分布:任何年齡均可感染發病,但新老疫區有差異。在新疫區或輸入性流行區,所有年齡組均可發病;在非洲和東南亞等長期流行地區,兒童發病較多。無性別、職業和種族差異。

    3.季節分布:本病主要流行季節為夏、秋季,熱帶地區一年四季均可流行。季節分布主要與媒介的活動有關。

    4.輸入性:凡有伊蚊存在地區,當伊蚊達到一定密度且自然條件適合時,如有CHIKV傳入,就可能引起流行或暴發。

    三、發病機制與病理改變

    (一)發病機制。

    基孔肯雅熱的發病機制目前尚不清楚,近年來的研究有如下看法。

    1.病毒直接侵犯:人被感染CHIKV的蚊子叮咬,約2天后即可發病。發病后第1~2天是高病毒血癥期,第3~4天病毒載量下降,通常第5天消失。病毒通過其包膜上的E1、E2蛋白與巨噬細胞、上皮細胞、內皮細胞、成纖維細胞、室管壁膜細胞、小腦膜細胞等細胞上的受體結合,然后通過網格蛋白(calthrin)介導的細胞內吞作用進入細胞,并在細胞內復制,導致細胞壞死和凋亡。

    病毒還可通過胎盤感染胎兒,導致流產或胎兒死亡。

    動物實驗證明病毒易侵犯新生小鼠的中樞神經系統、肝、脾及結締組織。

    2.免疫機制:有研究發現,患者病后2~6天血清中一些細胞因子濃度增高,如干擾素g誘導蛋白-10(CXCL-10)、白細胞介素-8(IL-8)、單核細胞化學趨化蛋白-1(MCP-1)和干擾素g誘導的單核因子(MIG/CXCL9)等,而且以CXCL-10增高為主。患者血清中干擾素g、腫瘤壞死因子a及Th2細胞因子,如IL-1b、IL-6、IL-10和IL-12的濃度保持在正常范圍。在恢復期,CXCL-10和MCP-1的濃度下降,由于CXCL-10的功能是在細胞免疫反應中對Th1細胞起化學趨化作用,因此病情嚴重程度及進展可能與其濃度持續在高水平相關。另外,動物實驗證明,干擾素a起著主要的抗病毒作用。

   (二)病理改變。

   1.骨骼肌: 主要感染成纖維細胞,在肌外膜檢測到大量的病毒,肌束膜和肌內膜有少量的病毒,而且肌外膜可見巨噬細胞浸潤;在肌纖維基底層可見小單核細胞。在感染CHIKV的新生小鼠中可見嚴重的壞死性肌炎,表現為嚴重的肌纖維壞死、淋巴細胞和單核巨噬細胞浸潤。

    2.關節:關節囊成纖維細胞可見病毒抗原。

    3. 皮膚:深真皮層的成纖維細胞可見病毒抗原。

    4.中樞神經系統:小鼠實驗顯示,脈絡叢上皮細胞嚴重的空泡變性,脈絡叢上皮細胞、室管壁膜細胞和小腦膜細胞有大量的病毒,但腦實質及構成血腦屏障的微血管上皮細胞未見明顯改變。

    5.肝臟:免疫標記及透射電鏡顯示,在病毒感染小鼠的肝竇毛細血管上皮細胞、巨噬細胞和Kupffer細胞可見病毒抗原及出芽。

    6.脾臟:在紅髓中觀察到病毒抗原。

    四、臨床表現

    本病的潛伏期為2~12天,通常為3~7天。

    (一)急性期。

    1. 發熱: 病人常突然起病,寒戰、發熱,體溫可達39℃,伴有頭痛、惡心、嘔吐、食欲減退,淋巴結腫大。一般發熱1~7天即可退熱,有的病人約3天后再次出現較輕微發熱(雙峰熱),持續3~5天恢復正常。有些患者可有結膜充血和輕度畏光的結膜炎表現。

    2. 皮疹: 80%的患者在發病后2~5天,軀干、四肢的伸展側、手掌和足底出現皮疹,為斑疹、丘疹或紫癜 ,疹間皮膚多為正常 ,部分患者伴有瘙癢感。數天后消退,可伴有輕微脫屑。

    3. 關節疼痛: 發熱同時,多個關節和脊椎出現疼痛、關節腫脹,可伴有全身性肌痛。關節痛多為游走性,隨運動加劇,晨間較重。病情發展迅速,往往在數分鐘或數小時內關節功能喪失,不能活動。主要累及小關節,如手、腕、踝和趾關節等,也可能涉及膝和肩等大關節,腕關節受壓引起的劇烈疼痛是本病的特點。關節積液少見。X線檢查正常。

    4.其他: 極少數患者可出現腦膜腦炎、肝功能損傷、心肌炎及皮膚黏膜出血。

    (二)恢復期。

    急性期后,絕大多數患者的關節疼痛及僵硬狀態可完全恢復。部分患者持續性關節疼痛和僵硬可達數周至數月,甚至3年以上。

    個別患者留有關節功能受損等后遺癥。

    五、實驗室檢查

    (一)一般檢查。

    1. 血常規檢查:白細胞計數多為正常,少數患者白細胞總數及淋巴細胞減少、血小板輕度降低。

    2. 生化檢查:部分患者血清ALT、AST、肌酸激酶(CK)升高。

    3. 腦脊液檢查:腦膜腦炎患者腦脊液檢查符合病毒性損傷的改變。

    (二)血清學檢查。

    1. 血清特異性IgM抗體:采用ELISA、免疫層析等方法檢測,捕獲法檢測IgM抗體的結果較為可靠。一般情況下,發病后第1天出現IgM抗體,第5天多數患者呈陽性。

    2. 血清特異性IgG抗體:采用ELISA、免疫熒光抗體測定(IFA)、免疫層析等方法檢測。一般情況下,發病后第2天出現IgG抗體,第5天多數患者呈陽性。

    (三)病原學檢查。

    1. 核酸檢測:采用RT-PCR和Real-time PCR等核酸擴增方法檢測。一般發病后4天內在多數患者的血清中可檢測到病毒核酸。

    2. 病毒分離:采集發病2天內患者血清標本,用Vero、C6/36、BHK-21和HeLa等敏感細胞進行病毒分離。

    六、診斷及鑒別診斷

    (一)診斷依據。

    1. 流行病學資料:生活在基孔肯雅熱流行地區或12天內有疫區旅行史,發病前12天內有蚊蟲叮咬史。

    2. 臨床表現:急性起病,以發熱為首發癥狀,病程2~5天出現皮疹,多個關節劇烈疼痛。

    3. 實驗室檢查:(1)血清特異性IgM抗體陽性;(2)恢復期血清特異性IgG抗體滴度比急性期有4倍以上增高;(3)從患者標本中檢出基孔肯雅病毒RNA;(4)從患者標本中分離到基孔肯雅病毒。

    (二)診斷標準。

    1. 疑似診斷:具有上述流行病學史和臨床表現;無流行病學史者,但具有上述典型的臨床表現。

    2. 確定診斷:疑似診斷基礎上具備診斷依據中實驗室檢查任一項者。

    (三)鑒別診斷。

    1. 登革熱:基孔肯雅熱與登革熱的傳播媒介相同,流行區域基本相同, 臨床表現亦類似,與登革熱較難鑒別。基孔肯雅熱發熱期較短,關節痛更為明顯且持續時間較長,出血傾向較輕。鑒別有賴于實驗室特異性檢測。

    2. O’nyong-nyong等甲病毒感染:O’nyong-nyong病毒、Mayaro病毒等甲病毒感染引起的臨床表現和基孔肯雅熱相似,不易根據臨床表現和一般實驗室檢查進行鑒別,需要通過特異性檢測進行鑒別診斷。由于這些病毒之間存在抗原性交叉,對血清學檢測結果需要仔細分析。核酸檢測和病毒分離是鑒別這些病毒感染的主要方法。

    3. 傳染性紅斑:由細小病毒B19引起,首先出現顴部紅斑,伴口周蒼白,2~5天后出現軀干和四肢的斑丘疹。關節受損表現為多關節周圍炎,較多發生在近端指趾關節、掌關節,可侵犯腕、膝和踝關節。細小病毒B19特異性抗體和核酸檢測陽性。

    4.其他: 本病還需與流感、麻疹、風疹、傳染性單核細胞增多癥、風濕熱、細菌性關節炎等疾病相鑒別。

    七、治療

    本病無特效藥物治療,主要為對癥處理。

    (一)一般治療。

    發熱期應臥床休息,不宜過早下地活動,防止病情加重。采取防蚊隔離措施。

    (二)對癥治療。

    1. 降溫:對于高熱病人應先采用物理降溫。有明顯出血癥狀的患者,要避免酒精擦浴。可使用非甾體消炎藥(NSAIDs),避免使用阿司匹林類藥物。

    2. 止痛:關節疼痛較為嚴重者,可使用鎮痛藥物。

    3. 腦膜腦炎的治療:治療要點主要為防治腦水腫。可使用甘露醇、速尿等藥物降低顱壓。

    4.關節疼痛或活動障礙者可進行康復治療。

    八、出院標準

    體溫恢復正常,隔離期已滿(病程大于5天)。

    九、預后

    本病為自限性疾病,一般預后良好。

    十、預防

    基孔肯雅熱的預防主要采取以下措施。

    (一)控制傳染源。

    盡量就地治療,以減少傳播機會。患者在病毒血癥期間,應予以防蚊隔離。隔離期為發病后5天。發現疑似和確診病例應及時上報。

    (二)切斷傳播途徑。

    病室中應有蚊帳、紗窗、紗門等防蚊設備。消滅蚊蟲和清除蚊蟲孳生地。

    (三)保護易感人群。

    目前尚無可供使用的疫苗。主要采取個人防蚊措施。

 

附件2

參考文獻

1.Ross RW. The Newala epidemic. III. The virus: isolation, pathogenic properties and relationship to the epidemic. J Hyg(Lond), 1956,54: 177-191.

2.Powers AM, Brault AC, Tesh RB, et al. Re-emergence of chikungunya and o’nyong-nyong viruses: evidence for distinct geographical lineages and distant evolutionary relationships. J Gen Virol, 2000, 81: 471-479.

3.Strauss JH, Strauss EG. Viruses and human diseases. California: Academic Press, 2002: 76-85.

4.Schuffenecker I, Iteman I, Michault A, et al. Genome microevolution of chikungunya viruses causing the Indian Ocean outbreak. PLoS Med, 2006, 3: e263.

5.Khan AH, Morita K, Parquet M del C, et al. Complete nucleotide sequence of chikungunya virus and evidence for an internal polyadenylation site. J Gen Virol, 2002, 83: 3075-3084.

6.Sourisseau M, Schilte C, Casartelli N, et al. Characterization of reemerging chikungunya virus. PLoS Pathog, 2007, 3: e89.

7.Yada JS. A special issue on chikungunya. ENVIS News Letter, Issue 2, 2006, 3: 1-12.

8.Couderc T, Chrétien F, Schilte C, et al. A mouse model for chikungunya: young age and inefficient type-I interferon signaling are risk factors for severe disease. PLoS Pathog, 2008, 4: e29.

9.Lee N, Wong CK, Lam WY, et al. Chikungunya fever, Hong Kong. Emerg Infect Dis 2006, 12: 1790-1792.

10.Saxena SK. Re-emergence of the knotty chikungunya virus: facts, fear or fiction. Future Virol, 2007, 2: 121-126.

 


附件3

撰寫工作專家組名單

 

李德新 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病毒病預防控制所所長

李興旺 北京地壇醫院感染性疾病診療中心主任

王愛霞 北京協和醫院教授

王世文 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病毒病預防控制所研究員

張海林 云南省地方病防治所研究員

何劍峰 廣東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流行病防治研究所副所長

蔡衛平 廣州市第八人民醫院感染科主任

曾 爭 北京大學第一醫院病毒研究室主任


倡導文明新風 共建文明網站
關于三院 | 版權聲明 | 工作機會 | 收藏本站 | 聯系我們
蚌埠市第三人民醫院 版權所有盜者必糾
電話:0552-2053939(醫院辦公室), 2067333(門診預約掛號), 2058901(投訴辦公室), 2046358(監督電話)
地址:安徽省蚌埠市勝利中路38# E-Mail:master#ahbbsy.com 急救熱線:120¤
  備案序號:皖ICP備12018300號

皖公網安備 34030002000318號

手机单机捕鱼达人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黑龙江体彩11选5开奖号器 秒速时时彩人工在线计划 黑龙江22选5走势图2元网 北京股票融资贷款 大乐开奖结果透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号 广西快3遗漏统计值 配资盘股票配资网 广西快三什么时候开奖 神机策配资 甘肃快三开奖官网 山东体育扑克3走势图今天 七乐彩近一百期开奖号码 山西快乐10分开奖号码 河南快3玩法中奖规则